索引号 115330250152646310-/2021-0523009 发布机构 昌宁县珠街乡
公开目录 其他 发布日期 2021-05-23
文号 主题词
小小的背心

小小的背心

饱经病痛折磨的母亲已经走了四年,可她还活在我的心里。

母亲的人生路坎坷而艰辛,基本上没过过什么享福的日子。

在我的记忆里,母亲是个勤劳而节俭的人。

我清楚地记得,由于父母体弱多病,家境一直不好。

吃的固然不好,还能勉强填饱肚子;穿的就艰苦得很了,父亲不能穿了,母亲就把还能用的布片拆下来拼一拼,缝一缝,改成一件小衣裳给我穿;我不能穿了,母亲又拆下布片,重新拼一件更小的衣裳给我弟弟穿。

十二岁那年,我升到了六年级。

开学那天,大多数同学都穿着崭新的衣服来上学。

我看看身上补丁叠补丁的衣裤和露出了脚趾头的旧布鞋,多么渴望自己也能拥有一套崭新的衣服,就算没有一整套,有一件也好啊。

可是,买新衣服是需要钱的,家里那么穷,拿什么买呢?

放学回家后,我照例挎上竹篮去割猪草。

因为心里想着新衣服的事,一不小心割破了手指头。

吃晚饭的时候,五岁的弟弟一边吃饭一边问我:“哥,明年我也可以上学了吧?”

我“嗯”了一声,继续埋头吃饭。

往常,我对弟弟提出的问题都是耐心的解答,可是那天晚上我的心情实在太差,他问的问题都是敷衍了事。

父亲看出我有心事,默默地给我夹了些炒土豆片。

吃好晚饭,母亲收了碗筷,拿到一边去洗。

父亲坐到火塘边,向我招了招手:“你过来。”

我默默地坐到了父亲的身旁。

“儿子,”父亲看着低头沉默的我问道:“谁惹你生气了?”

我想说又不敢说,最后还是鼓起勇气,吞吞吐吐的跟父母亲说了自己的心事。

父亲听完我的话,长叹一声,从衣袋里摸出旱烟袋,取了烟丝摁在烟斗里,点上火“吧嗒吧嗒”一阵猛吸;一旁洗碗的母亲听了我的话,赶忙转过身扯起衣袖去抹眼睛。

我知道,母亲哭了。

但是她不想让我知道她在哭。

看到父母伤心难过的样子,我悔得肠子都青了。

真不该把心事说出来。

今天晚上,又将是父母的不眠之夜了。

十二岁的我,终究还是个童心未泯的孩子,不愉快的事不会在脑海里逗留太久,躺到床上没多久就进入了甜甜的梦乡。

睡梦中,公鸡报晓声将我吵醒,厨房里似乎传来轻微的“叮当”声,我打起精神仔细听了一会,又没了声音。

经不住瞌睡的侵袭,我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起床的时候,我没看到一向早起的父亲。

“妈,”我问正在厨房里忙活的母亲:“我爸去哪了?”

“你爸……”母亲顿了一下,说道:“进山挖黄连根去了。待会我也去。你弟弟还小,你要照顾好弟弟。”

我听了母亲的话,鼻子酸酸的,好想哭。

到深山里挖黄连根卖,是个既辛苦又不能多挣钱的活。

可是,不会任何高端技术活的农民在这偏僻的大山里,除了干这个,又能用什么办法挣到一分钱呢?

每天黄昏,我和弟弟都守在村口,踮起脚尖眺望那条通向山里的羊肠小道。

每当这时,年幼的弟弟总是和我嘀咕:“哥,你说爸妈会给我们买啥好东西回来呢?”

“不知道。”我摇了摇头。

弟弟就失望的叹气:“唉!”

上床睡觉了,弟弟还不死心的问我:“哥,你说爸和妈会不会在我们睡着后悄悄回来?”

“爸和妈回来,他们会来叫醒我们的。”我拍了拍弟弟的背,哄弟弟睡觉:“乖,睡吧!”

“嗯。”弟弟这才盖上被子进入梦乡。

一天过去了,两天过去了……四天过去了,兄弟俩盼呀盼,第五天黄昏,两个熟悉的身影终于出现在通往彝家山寨的小路上。

我和弟弟欢呼着向父母亲奔了过去。

看到满脸欢笑的兄弟俩,父母亲几天来的疲惫一扫而光。

饱经风霜、满是皱纹的脸,笑得像绽放的山花。

回到家里,母亲从包里拿出两件鲜红的背心分发给我们。

看着那两件鲜红的背心,我的眼里蒙上了一层雾。

我明白,这两件小小的背心,是父母亲用五天的血汗换来的!

母亲看到我们兄弟俩穿上背心后一脸满足的样子,眼中泛起了幸福的泪花。

母爱,犹如春雨,滋润着我成长!

母爱,犹如点燃的蜡烛,无私的燃烧自己,给我照亮前进的路!

母爱,是没有句号的永恒!

历经坎坷、奉献了一生的母亲,应该上天堂!

母亲,您在天堂还好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