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政务专栏 >> “两学一做” >> 正文

昌宁县检察:检察官跋山涉水明辨是非 黑惠江畔践行“两学一做”

发布日期:2016-06-20 浏览: 作者: 来源: 打印正文

黑惠江对岸有两个村民小组,属昌宁县珠街乡管辖,因为有黑惠江天险,这两个村的村民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人偶尔到过昌宁县城,在县城里工作的绝大部分人也只是听说,没到过那里。黑惠江在昌宁境内没有任何一座桥梁,两岸村民出行依靠竹筏、小驳船过江。随着小湾电站蓄水发电,水位上涨后村民的出行更是成了问题。 

字竟臣就居住在黑惠江对岸其中一个叫撒拉皮的村民小组,他是字某刑事申诉案件中一个关键性证人。按法律规定,司法机关找证人作证,可以通知到指定地点或到证人所在单位、家中或证人认为恰当的地方。“字竟臣已70岁高龄,身体已不是很好,出行实在不方便,我们还是选择到他家中取证。”承办该案的昌宁县检察院控告申诉科的检察官说。  

“你们今天要去的这家人家,住在撒拉皮,撒拉皮是一个寨子的寨名,在江的对岸,在江这边能看到寨子,嗓门大的在江这边可叫到在对岸山坡上做农活的人,但要到他的旁边可能要数小时。到寨子有两种途径,一种是乘龙竹船到对岸,然后从江坡上‘爬’上去;另一种就是从黑惠江码头用渡船把车和人渡过江,乘车经巍山县境内到达。”乡党委书记字欲之这样跟检察官说道。  

“乘龙竹船到对岸‘爬’上去,用时较少,但比较危险,江岸长期被江水浸泡,很疏松,而且坡度大多都在60到70度,有的地方接近90度,又没有路,稍有不慎,就会滚到江里。每年都有老百姓的羊,到江坡上觅食,滚到江里淹死的事发生。”一旁在座的当地彝族干部补充道。  

“用渡船把车和人渡过江,乘车过去,要走近4小时的车程,谈不上公路,也就是当地村民自修的土毛路,平时都是拖拉机或摩托车过,要到山顶然后又从山顶下到离寨子不远的地方,但前提是不要下雨,如果下雨,那就是进退两难了,无论用哪种方法过江,都很危险,相比之下乘车安全些,且你们还带了电脑、打印机等设备,负重爬行更加危险,我的意见还是开车去。”听了珠街彝族乡党委书记介绍,检察官的心拨凉拨凉的。  

“再危险我们也得去,申诉人是否真的有冤曲,不找到证人了解情况我怎么知道,群众的事情无小事,这不是喊喊口号,要落实在我们具体行动中,反映在办案里。”分管控申部门的李超副检察长似乎看出了大家的担心。  

字某是昌宁检察院在1988年办理的一件受贿案件,当时检察机关对其作出免予起诉处理,1989年至今27年来一直申诉,要求赔偿、恢复公职,每次到检察机关申诉提出新的证据,检察机关对每次提出的材料都进行了核实并予以否定,此次外调就是针对新的材料进行核实。  

检察官一行早早地吃了点儿早餐,就随同珠街彝族乡党委书记驱车前往,车行了10多分钟,紧接着往江的方向就一路下坡。路是山间小路,路窄弯急,天气还算不错,没下雨,但前几天下过雨,部分道路还很泥泞,坐在车上要紧紧抓住扶手才不至于往前倾。  

“江水清澈,平静如镜,偶而有风吹过波光鳞鳞,远看群山倒影在江中,黑惠江没书记说的可怕,景色不错嘛。”好不容易到了江边,下车等船,检察官们终于可以放松一会,纷纷到江边,捡起石头向江中扔去。一旁的一乡干部微笑说道,你不要看江面平静,其实下面暗流涌动,水深近百米。给你讲个真实的故事,多年前,小湾电站还没蓄水,当时水位还没现在深,有一大小伙水性不错,到江边炸鱼,有几条鱼炸起漂在边上,他下去捞鱼,就再也没有回到岸边,家属请人打捞尸体,最终无果而返。  

大家一路前行,谁也没说话,默默地,紧紧地抓住车内一切可以抓住的地方,似乎一松手就会滚到江里,山上的天气还有点冷,可检察官的头额和手心全是汗水。乡党委书记看出大伙很紧张,特意让驾驶员把车停下,“这里山上的黄泡(一种野生水果)很甜,绿色无污染,我们在这休息一下,摘点吃吃吧,我们的目的地就在那儿,过会就到了。”休息了会儿,乡党委书记说,看来又要下雨了,我们还是快走吧。“看都能看到了,急什么,很快就能到......”有人低声滴咕。  

车继续前行,又持续走了近两个多小时,但车还是在山间环绕。此时,车突然停下,不是就到了吧?原来,由于前几天下雨,路坍塌了。还好坍塌的面积不是很大,大家纷纷搬石头来“垫路”,就这样边修路边前行,总算到了字竟臣家附近。到了字竟臣家已是傍晚,可刚过半个多小时,山里的天气说变就变,眼看就要下雨,乡党委书记只好让车返回,否则到时回不了,让检察官们做完笔录到江边等候,到时又让船来接。  

该案时间跨度长,还好三年前,检察官已找字竟臣核实过相关材料,字竟臣对27年前的事还有些印象。陪同的珠街乡司法所所长用彝族语言一起做了工作,做思想工作、询问、辨认,检察官熟练、耐心地开展取证工作,事实与真象慢慢呈现。笔录做好,已是晚上近23点,此时大家还饥肠辘辘,但还得继续返回珠街乡驻地。  

“天都这么晚了,这里到江边虽然只有200米左右,可是路特别难走,又没有路,连我们经常走的人晚上一般都不敢走,何况你们不常走夜路,还是在我家住得了。真的很危险的,失足了不是受伤这么简单,那可是要老命的。”临别时,老乡不断叮咛着。为不让老乡添加负担,检察官们婉言谢绝,依靠手机发出的微弱亮光,深一脚、浅一脚,摸黑前行。“大家要跟上,身体稍微下沉,一支脚站稳后再移动另一支脚,身体要往山体这面稍微倾斜。”陪同的村支书边走边向大伙讲走向江岸边的要领。不时听到有石头向下滚落,想起白天乡干部说的话,心里更加恐惧,增添了前行的难度,200米的高程硬是“摸爬”了40多分钟。  

“走路到江边这一段,外地人根本不敢走,而且还是在晚上。”陪同的当地村支书赞叹到。“其实我们也很害怕,但干了检察工作这一行,怕也要往前走,当前正在开展‘两学一做’学习教育,学习教育不是在会议室里听听报告,在办公室里抄抄笔记,写写心得,关键是要能放得下架子,沉得下身子,做得出样子。今天的历程虽然很惊险,但我们只是偶尔去去,想想当地的老百姓,他们一生都要生活在那里,生存本身就不易,为他们解决合理诉求是我们的本职......”返回乡驻地的路上,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感叹着。  

昌宁县检察院党组书记、检察长李茜介绍,一直以来都是老先进院,班子务实团结,干警整体发力是获得并保持好众多荣誉的关键,如何发挥“全国先进基层检察院”“全国文明单位”优势并在“两学一做”中再升华?自学习教育活动开展以来,我们树立“学是基础,做是关键”的意识,强化问题导向,聚焦突出问题,坚持边学边改、即知即改,把解决问题贯穿于学习教育的全过程,用解决问题的效果让群众满意。像这次深入边远山区调查取证只是我们工作的一个缩影,把开展学习教育与抓落实、补短板紧密结合起来,与做好各项检察工作紧密结合起来,检察工作就要更加贴近群众,接地气,提振精气神,展现新作为。(杨永祥)  

热点推荐

相关阅读